包包

最爱狼队,cp杂食性患者,只要不拆狼队什么都好说,好勾搭

校园向小甜饼来一发

外面的雨下得很大,还伴随着轰隆的雷声。看样子暂时是不能走了,Charles叹了口气,夏天的雨总是来得这么地突然和莫名其妙,他这么想。

现在已经很晚了,若不是为了明天的基因学考试,他也不会在实训楼做实验这么久。要不要打电话给Hank来接自己呢,Charles摸了摸口袋,手机已经快没电了,但是打个电话还是支撑得起的。

还是算了吧,这么大的雷雨,估计Hank现在正吓得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呢,他乐观的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这个胆小鬼室友。跑回去吧,大不了冲个澡,应该不会感冒。

正当他把手中的资料用外套包好准备往外冲时,一个磁性的男声在他身后叫住了他。

“要帮忙么。”

Charles听见了这个声音,瞬间僵硬,但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反应过来。

“E...Erik学长......”

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Erik似乎很感兴趣。

“是......学长的成绩很好,所以生物系的老师经常提起您。”不止成绩好,长得也很好,自从Charles见过他后,整个人就被Erik散发出的气质给吸引住了,所以Erik就是Charles的暗恋对象。他想到这,忍不住又抬眼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。

昏暗的楼道灯光在他的脸上打上阴影,更显的面前这个人棱角分明,锁骨也很性感,更别说喉结了,Charles甚至能想象出他喝水时喉结上下滑动的样子。

天呐,他在想什么,Charles赶紧低下了头,他觉得他现在脸应该已经红透了。

“哦,”Erik发出了一个不明意义的单音节字符,眼神晦暗不明,顿了顿又说“看你好像没带伞,需要我送你么?”

“那就麻烦学长了。”Charles乖乖的点点头,他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,况且他也确实想和Erik单独相处一会儿。

“Erik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叫我Erik就好。”他率先走进雨中,把伞撑开,回头看着Charles。

“是,Erik,你可以叫我Charles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却没说知道什么,只是伞又微微向Charles那边倾斜了一点。

Charles也没问,因为他现在的感官已经全部被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包裹住了,脑袋似乎停止运行了,只机械的被Erik带着走。伞不大,所以在Charles进入这个范围后,为了缩小空间,Erik自然而然地和Charles肩并肩的靠在一起,两个人也没有一个对此提出不妥。

“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会在那里?”Erik装作不经意的问旁边那位低着头装鸵鸟的人。

“明天有基因学考试,我去复习,一下子没注意时间,你呢?”Charles强行从晕头转向中清醒过来并很聪明的抛回问题。

“你们专业课老师明天临时有事,我又正准备毕业实习,所以今天来整理你们的考试题目,明天我会去监考你们的基因学考试。”

什么!Charles不知道该惊讶于这句话的哪条信息,干脆就挑了一条他认为重要的。

“你已经决定了毕业后要在学校工作?”Charles知道Erik要毕业了,心中正一直隐隐担心会不会以后见不到他了。没想到他还会继续在这所学校呆着。这真是太棒了,他心里忍不住欢呼雀跃了一下。

“是。但是现在你不是应该问我考试题的事情,然后最好让我给你透个题什么的吗?”Erik忍不住笑了一下“毕竟这个很紧急。”

Charles不知道怎么回事听了这话顿时有些羞恼,过了一会儿快到宿舍门口了傲娇地回了一句才不需要呢。但这句话伴随着雷声被掩盖掉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先回去了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他快步走向宿舍门禁处,却尴尬地发现门已经锁了。Charles可怜巴巴的回头看着雨幕下的Erik,忍不住委屈的瘪了瘪嘴。

“好像门禁时间过了,我进不去了……”

Erik扯了扯嘴角,憋住了笑,询问他要不要去他家借宿一晚,他在学校旁边有个宿舍。

“虽然有些小,你得跟我睡,不过说不定你还能从我这偷偷看到明天考试的一些漏题。”

Charles立马忘了刚才说不需要的话,毕竟雷声都替他遮掩住了,这可是个绝妙的好借口。他又跑到Erik的伞下,两人又回头向校门口走去。浑然不觉两人之间迅速发展起来的默契和和谐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Erik的小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Erik从来不觉得谈恋爱有什么好的,他冷眼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都甜甜腻腻的在一起,却丝毫没有触动。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谈恋爱的,他这么想。

但是有一天,他在图书馆看见一个男孩儿坐在窗边看书,微棕而卷曲的几缕发丝垂在一边,白白的皮肤,鼻子上可能还有几颗可爱的小雀斑,最让人沉沦的还是他那双海蓝的眼睛,像水中的宝石,湿漉漉的,又好像藏了一整片星辰大海。老天,他真漂亮,像个天使。

于是Erik就开始了他的痴汉之旅,他经常和男孩偶遇,他知道他叫Charles,他制造机会想让男孩注意到自己却不知道会不会成功。

终于有一天,他在实训楼下看到了没带伞的Charles,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他躲在阴影处从背后看,他像个小狗狗一样不知所措,急得团团转。眼见他就要冲出雨幕了,Erik才看了看表,从阴影处走出来叫住他。

令他惊喜的是Charles似乎认识他,这大概归功于他总是在他身边转悠的缘故。他提出送他回去却又不提醒门禁时间快到了,他成功的把时间拖过了。

不管怎么样,Erik是一定会把Charles拐回家的。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