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包

最爱狼队,cp杂食性患者,只要不拆狼队什么都好说,好勾搭

【EC/狼队】Agents of S.H.I.E.L.D.神盾局特工AU(1)ooc预警

我真的很喜欢神盾局特工,也喜欢法鲨和一美各自演的动作戏,所以就有了这个文文。另外狼队真的辣,休叔和麦登登这一对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。所以狼队算一个副线cp,不会有EC那么多,但给的戏份绝对不能少,出场会稍微晚一点,因为我在考虑给什么身份,你们也可以给点建议,因为确实没什么想法。EC我打算让Erik做Charles的S.O.(监管人员),让他调教(划掉)出Charles特工,嘎嘎嘎嘎嘎~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如果说让Charles列一个人生十大尴尬事件表的话,那么此情此景绝对能排上前三名。


Charles Xavier,美国纽约人,遗传学、生物物理学教授。当然,这只是暂时的,事实上,他还辅修了心理学等专业,只是时间问题,他还没有得到教授认证。各位是知道的,没有兴趣,即使你再天才,也不会把一门学科在超短的时间内修到教授这个级别上。于是今天,Charles就栽在了自己的兴趣上。


前两天,他的搭档兼好基友Hank,Hank McCoy,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,称神盾局到手了一件基因武器,具体作用不清楚,大致是可以强化普通人的体制成为超级战士那样子。作为和平爱好者,咳咳,还有对基因学的兴趣,他决定把这件东西偷到手研究研究。但是,要知道从一群特工手里把东西从他们总部偷出来,这简直是不可能的。但还好Hank这位好搭档简直全能,他们迅速制定了计划,由Charles通过网络入侵神盾局,Hank受他的指挥行动。很理所当然的,他们被发现了。


Charles听见由Hank那端的耳机传来的声音如是说道:“注意!注意!你们的同伙已经被我们逮捕!不要抵抗!赶快投降!”


“F**k!”Charles在这头咬牙切齿“做你的梦吧!赶紧把我的朋友放了,不然我…我们接下来会不遗余力的给你们制造麻烦,不要妄想我会投降,你们是永远找不到我们的!”


然后,下一秒。他所在的面包车车门猛然打开,两个西装革履的特工并排站在门前看着他,其中一个看着很辣的嘴角居然还勾起来了。


所以说,此情此景简直能排上他人生尴尬事件前三。通过这件事Charles吸取的教训是,无论是谁,从你开始立flag那一刻开始,注定会输……


神盾局审讯室——
Charles坐在昏暗的房间里,打断对面正在简述他生平的特工:“我的朋友在哪里,你们把他怎么了?”


“放心Xavier教授,McCoy教授现在很安全,但现在您似乎应该交代你们的目的而不是在质问我。”


得知了Hank没有危险后,Charles才放松下来,他流氓地吹了个口哨:“放轻松我的朋友,谁会有质问你们的意思呢,不要这么严肃嘛,或许让你们那个抓我来的超辣的特工审问我,我会更快地告诉你们呢~”


但对方依旧摆个不解风情脸:“您不想对我说也没关系,事实上我们也已经猜到了你们的目的……等等。”对面的人手按了按耳麦,像是接到了某个指令:“好吧,如您所愿。”


Charles还在对这句话前言不搭后语的语义反应中,愣愣地就看见那个抓他来的帅哥走进来同审讯他的人换了班。


“Charles Xavier?”老天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叫的那么性感。


“Hi~你可以叫我Charles。”


“OK,Charles。我是Erik Lensherr,你也可以叫我Erik。”对方挑挑眉,顺应了他的意思。


“你们对待俘虏都是这么有求必应的么?”Charles在头顶强烈的审讯灯下费力的观察Erik。


“什么?当然不是。您不算是俘虏。Charles教授,据我们猜测,您应该是为了这次我们到手的基因武器来的吧。”


“没错,所以?”唔,他的眼睛好像有些偏绿,真好看。


“我们神盾局确实缺少像您这样的技术型人才,所以我们愿意奉献出我们所有您感兴趣的东西让您研究,但同时我们也希望神盾局能吸纳您和McCoy教授这样的人才。”


“你们想让我加入神盾局?”好像一下子抓住了主动权,Charles笑的暧昧不已,舔了舔嘴唇,湿漉漉的眼神无辜又诱惑:“那到时候我可以泡你吗。”


“也许可以,但是现在!”Erik狠狠的扫视了对方殷红的唇瓣:“请和我去办理相关事宜。”


我还没同意呢,Charles在心底想着,但又乖乖的起身跟在后面。


很快地,Charles就领到了属于他的那张身份卡,但是Erik却没有把他带到实验室,他也还没见到Hank,只是将他带到了一间铺着硬垫的房间,有点像练习室:“这是要做什么Erik,Hank呢?”他那双蓝眼睛显得困惑而不解,唯独没有戒备,好像完全相信眼前这个人。


Erik在心底嗤笑一声,相信?怎么可能,对自己这个相处不到半天的人,看吧,只要他动手,他就会反应过来反抗他,并且敌视他。Erik盯着Charles的眼睛,猛的伸出脚勾住对方的腿一用力,Charles猝不及防的要摔倒,惊慌失措地想要拉住面前人,但全被躲闪过,在他几乎要重重摔上一跤时,Erik才大发慈悲的伸手拉住他,顺着惯性,Charles的鼻子又撞上硬硬的胸膛,眼眶不由得泛起一阵泪花。


“老天,你是有什么毛病!”Charles揉着鼻梁,冲着Erik的胸膛打了一拳,发出砰地一声,然后,他的手又疼的受不了了。Erik真的感觉他要哭出来了,无奈的低笑一声,大手握住刚打他的拳头,替他揉着:“抱歉,但这是你的第一课,从今天开始,你需要学做一个外勤特工。而我就是你的S.O. 。”


“等等等会,我不是你们请来做实验的教授么,为什么我要出外勤啊!还有S.O.是什么意思,我不太懂你们的行话。”Charles感觉头也疼了。


“是这样没错,但你知道有些东西我们不能在实验室解决,像你这么多科的教授又真的很少见,所以上面决定把你培养成一位外勤特工,而我就是你的监管人员,你也可以看作是教练。”


“Hank呢?”


“他另有安排,不归我管。”他顿了一下补充道:“放心,你们还是会在一起做实验的。”


“fuck you,Erik!”


呵,来呀,口花花。Erik如是想。



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52)